东西问丨许东晓:菲华文学为什么有深厚的“闽南情节”?

发布时间:2024-03-05 12:34:37 来源: sp20240305

   中新社 马尼拉10月30日电 题:菲华文学为什么有深厚的“闽南情节”?

  ——专访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会长许东晓

   中新社 记者 张兴龙

  菲律宾华文文学是保存菲华社区历史和文化的重要载体。由于在菲华侨华人多数来自中国福建闽南地区,菲华文学作品中常带有浓厚的“闽南情节”。作为菲律宾多元文化的组成部分,菲华文学发展经历了哪些阶段?它是如何呈现闽南地域文化的?又在中菲人文交流中扮演何种角色?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会长许东晓近日在马尼拉接受 中新社 “东西问”专访,对此做出解答。

 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:

   中新社 记者:请您简要介绍菲华文学的历史发展阶段。

  许东晓:中菲隔海相望,友好交往源远流长,双方最早的往来可追溯至唐宋时期。随着在菲华侨华人人口增多,他们开始在菲创办华文学校和报纸,为菲华文学发展奠定了人才储备基础和传播载体。

  20世纪20年代伊始,菲华文学作品逐渐见诸报刊,俞啸川在菲律宾《华侨商报》上刊登的两篇小说《了缘》《蝴蝶魂》,受到本地读者欢迎。然而,初始阶段文学作品主题大多集中于“风花雪月”,缺乏系统性和创造性。

  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,菲华文学受中国新文学思潮影响,出现了大量反映现实人生的新文学作品。然后,受中国抗战文学影响,加之中菲两国当时面临相同的现实环境,菲华文学创作开始转向“抗日”这一主题,李成之的《碧瑶集中营》和潘葵邨的《达忍三年》等便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。

 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初是菲华文学快速发展的“黄金时期”。这一时期,菲律宾华侨文艺工作者联合会成立,并开始出版该会季刊,开办菲华青年文艺讲习班,为菲华文坛培养了大批人才。然而,1972年至1981年期间,菲律宾实施全国戒严,菲华文学发展一度陷入停滞。

  1981年后,菲华文学重新迎来繁荣发展阶段。1996年,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(简称“菲华作协”)成立,并在菲律宾《联合日报》推出《薪传》文学副刊和《薪传》专栏,出版三十多期《菲华文学》,发掘了一批优秀作家和作品。其他文艺社如新潮文艺社、耕园文艺社、辛垦文艺社、千岛诗社等亦在华文报纸开辟文艺副刊,菲华文学逐渐呈现繁荣发展态势。

《菲华文学》封面 受访者供图

   中新社 记者:菲华文学当前取得了哪些成就,面临怎样的现实困境?

  许东晓:菲华文学是东南亚和世界华文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,许多作家的诗歌、散文、小说等已在本地乃至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。菲华作协创会会长吴新钿长篇小说《老中国人》曾被译成菲语,并拍成菲语影片;菲华作协前会长柯清淡代表作《五月花节》曾获中国“月是故乡明”征文比赛一等奖;菲华著名诗人云鹤创作的《野生植物》一诗,通过对海外游子命运的透彻解剖,成为当代海外华文诗歌的经典之作,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出版。

《野生植物》封面 受访者供图

  尽管取得诸多成就,菲华文学当前仍面临一些发展困境。首先,相对于使用英语或菲语创作的文学作品,华文文学作品市场份额较小。另外,随着科技发展,读者阅读方式逐渐从传统印刷媒体转向数字和网络,这也导致菲华文学受众缩减。当前,菲华文坛老一辈作家正逐渐减少,而出于谋生等因素考量,新一代作家涌现速度明显变慢,这可能导致菲华文学界面临人才断代状况,缺乏新鲜血液和新颖创作思想。

   中新社 记者:菲华文学为何会有深厚的“闽南情节”,这种情节是如何在文学作品中表现的?

  许东晓:菲律宾华侨华人大多来自中国福建闽南地区,闽南话是他们的“官方语言”。相应地,菲律宾有代表性的华文作家也多数来自这一地区。因此,菲华作家在选择作品内容和题材时,常常受到闽南文化的启发。他们热衷探讨恋祖爱乡、爱拼敢赢、崇尚儒德等闽南传统文化价值观,还常常会在作品中引入闽南方言元素,为作品增加地域质感和文化特色。

  菲华著名女作家、亚细安华文文学奖得主董君君作品中便有着浓郁的闽南乡土特色,其作品《肚脐眼的橘树》中“阿爸”(父亲)、“阿母”(母亲)、“番客”(海外谋生的华侨)等具有闽南特色的称谓让很多本地华人读者倍感亲切。陈琼华短篇小说《一块月饼》,通过中菲混血儿麦克的视角,表达了父亲在中秋佳节对闽南世俗生活方式的无比怀念。这些作品充满“闽南风”,并在不经意间与读者探讨文化认同和传统在当代社会中的作用,引导菲华后代了解并积极传承闽南文化精神。

   中新社 记者:“本土意识”和“文化认同”是菲华文学创作绕不开的话题。您认为,在创作过程中,菲华文学应如何更好地立足本土讲述“中国故事”?

  许东晓: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随着中国综合国力提升,华人在菲律宾的地位也不断提高。许多菲华作家通过回国参观访问,亲眼目睹了祖(籍)国的飞速发展。回到菲律宾后,他们以文字的方式记录着祖(籍)国日新月异的变迁,成为在菲讲述“中国故事”的杰出传播者。

  “本土意识”和“文化认同”有助于建立跨文化对话,但想要在创作中兼顾二者并非易事,这要求作家在深入了解菲律宾社会、文化和历史的前提下,探索文化融合主题,塑造多维度角色形象,为读者呈现更为深刻的文化体验。

2018年10月,“菲律宾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”在马尼拉举行。来自中国内地、香港、北美、欧洲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40余位华语作家、菲华文学研究学者,应邀来菲参加为期四天的研讨会,与菲华作家一道探讨菲华文学。关向东 摄

   中新社 记者:菲华文学在促进中菲相互理解和人文交流方面扮演着何种角色?

  许东晓:文学作品可以成为一个平台,让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理解并欣赏对方的文化。菲律宾本地读者透过菲华文学作品,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华文化,正确认识华人社区在菲律宾国家发展建设过程中所作的贡献。此外,文学作品中涉及的人类情感和体验具有普遍性,读者亦可以通过作品感受情感和价值观的相似之处,从而促进相互理解。

  尽管菲华文学经过百年来的发展,涌现出许多杰出作品,但令人遗憾的是,其中相当一部分并未译介给菲律宾主流和国际文学界。近年来,一些菲华文学作品已经引起国际文学界关注,被译成多国语言出版。这是一个可喜的开端,将有助于菲华文学走向国际舞台,为跨文化互动创造更多机会。(完)

  受访者简介:

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会长许东晓。 张兴龙 摄

  许东晓,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会长,是菲律宾侨社知名文化界人士,也是菲华作协的发起人之一,20世纪90年代开始活跃于菲华文艺界。其作品以散文为主,发表于海内外华文报刊。曾获2001年世界华文报告文学征文奖菲律宾赛区第二名、2002年菲律宾华文微型小说奖一等奖等。

【编辑:付子豪】